中新網北京5月22日電(上官雲) 前段時間,國內著名女作家、國家一級編劇徐小斌小說集在北京出版,5月上旬,收錄在該文集中的《煉獄之花》獲得加拿大國際“大雅風”文學獎虛構類小說第一名。21日下午,一向低調的徐小斌在北京接受記者專訪。她表示,與前期相比,獲獎作品的風格有重大改變,因為重覆製作只是“匠人”;對於莫言曾贊其作品優雅一事,徐小斌笑著承認,並稱曾想改編他的作品但未如願,“現在我很少當編劇,因為在電視製作圈編劇沒地位。”
  作品風格多變:重覆製作的只是匠人
  徐小斌自1981年始發表文學作品,代表作為《羽蛇》、《德齡公主》等。曾獲全國首屆“魯迅文學獎”等重要獎項,被稱為中國女性文學的代表人物之一。在她的作品中,出版於1998年的《羽蛇》可謂最具代表性,此前已由世界著名出版社Simon & Schuster買斷並譯為英文版在全球發行,還曾是列入西方頂級出版社國際計劃的中國作品。而最新獲獎的《煉獄之花》則是一部現實與魔幻寫作手法相結合的長篇諷刺小說,單就作品風格而言,已經發生不少改變。
  對此,徐小斌表示,自己的小說風格其實一直在變,乃至各自迥異,“我是根據小說題材來確定文章風格。”徐小斌介紹,比如《德齡公主》描述的是晚清故事,再使用《羽蛇》中那類巴洛克語言不太合適,於是改為明清華本式的對話方式,讀起來類似《紅樓夢》。
  “我知道這是一種不討好的行為,因為每次風格的變化都會甩掉一批粉絲。”徐小斌調侃,但這也是一種自我挑戰,“我自小學習畫畫。書畫相通,我始終認為,重覆製作的只是匠人,而藝術家需要尊重原創精神。”
  話雖如此,但徐小斌也說,等過段時間會將自己的寫作風格穩定下來,“今後創作會以短篇為主,同時儘量擠出時間,籌劃一部長篇。”
  憶與莫言交往:獲贊優雅 曾想改編其作品
  由於開始創作的時間較早,徐小斌雖曝光率較低,在文學圈聲譽卻很好。她近期出版的小說《天鵝》更被莫言贊為“優雅”。
  徐小斌和莫言都在上世紀80年代出道,一直以來對彼此的作品都比較很欣賞。提到原因,徐小斌認為,這可能是因為他們的作品都帶有魔幻現實主義的色彩,“我非常喜歡莫言的小說,尤其是早期的《透明的紅蘿蔔》、《紅高粱》等。”徐小斌透露,她還曾在莫言獲得諾獎的第一時間為他的作品作評,獲得莫言的肯定;也曾想利用身為央視編劇的身份改變莫言作品,但是很遺憾,最終未能達成所願。
  徐小斌與莫言最初的會面頗有戲劇性。大致在1996年前後,徐小斌受邀至美國講課,在那裡見到著名漢學家、翻譯家葛浩文。
  “莫言是中國作家中‘走出去’比較早的。葛浩文當時已經開始翻譯他的作品,便拜托我轉告莫言,自己很看好他的文章。”徐小斌回憶,此後自己趁著一同吃飯的機會如約將此事告知莫言,自此正式結識,“2011年我們幾個人還一同出訪澳大利亞,在當地舉辦的對談中交流的很愉快。”
  揭秘編劇圈:在電視製作中沒地位
  近一段時間以來,似乎是以編劇宋方金與著名演員宋丹丹的“兩宋風波”為導火索,國內一些編劇紛紛開始發泄不滿,不斷爆出待遇低、演員改戲等消息。身為國家一級編劇,徐小斌認可這種說法,“編劇在電視製作圈沒地位。”
  這也正是徐小斌擔綱編劇次數較少的原因。她笑著表示,比起作家來說,當編劇獲得的收入可以成幾何倍數增長,但凡是不符合自己內心需求的作品,她均不會接手,“否則有第一次就有下一次,這會對我的創作風格造成極大影響。”
  以近期的《虎符傳奇》為例,這部由馮紹峰、楊冪主演的作品,卻被徐小斌在編劇角度判定“失敗”,“我直接寫的劇本,配套的拍攝班子也都不錯。但是最後收效卻不好。”她說,與文學這種個人化的勞動不同,影視劇是集體勞動,編劇在其中僅是很小的一個環節,在之後的配合中,每個環節都可能會有遞增或遞減現象,後者出現的可能性遠遠高於前者,“這樣一來,最後的成果很可能不是你的初衷,但又無法怪罪誰。”
  徐小斌分析,目前中國影視界在製作商存在類型化現象,比如《潛伏》的火爆便帶出一批諜戰劇,“這樣做編劇省力又掙錢,但只是個人獲益,對影視劇文化發展的好處不大。”  (原標題:專訪著名作家徐小斌:重覆創作只是匠人)
創作者介紹

em14emog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