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快的打車、嘀嘀打車兩家打車軟件“燒錢大戰”升溫,這種新形式的打車方式越來越受市民歡迎,但也隨之暴露出一些問題。一些乘客為了快速打到車,不斷給司機加“小費”,日前廣東的交通部門已禁止“加價叫車”,西安市出租汽車管理處表示,駕駛員若因加價接單投訴被查將面臨處罰。
  “燒錢”大戰不斷升溫
   乘客得實惠
   今年1月22日起,全國40個城市的市民只要使用“快的打車”手機軟件內置的支付寶付款,或者用支付寶錢包掃描出租車司機的收款二維碼付款,每位乘客每單可以得到10元獎勵,司機每單可得到15元獎勵。西安也在受惠的行列中,這意味著西安市民起步價打車,不僅不要付錢,還能賺3元。這樣的“免費餡餅”不光從支付寶開始,此前的1月10日,另一個打車神器“嘀嘀打車”也聯合微信,先推出了打車獎勵的政策。乘客使用“嘀嘀打車”並選擇微信支付,立減十元,如車費小於等於10元則只需支付一分錢,而且司機每單可獲得由騰訊買單的10元補貼。
   從宣佈“請客打車”開始,這兩家軟件的價格戰就未停止過。2月18日,快的打車宣佈,用快的打車並用支付寶付款,每單最少給乘客減免13元,如果每單不足13元,則乘客只需支付1分錢,每人每天限2筆。緊接著,嘀嘀打車宣佈,使用嘀嘀打車並選擇微信支付,乘客每次可隨機獲得12—20元不等的補貼,不足12元時乘客只需支付1分錢,每人每天限3次。
  加價打車遭質疑被認為擾亂價格市場
  家住白沙路的王先生說,最近他打車不怎麼加價,有時候等的時間長了,會加5元,“也不一定什麼時候能叫來車,但我想加錢肯定叫到車的幾率更高。”王先生說,前段時間下雪時,他和孩子要去東郊,那兩天車特別難打,出門前他先在家裡打車,“我就一直加,加到40元的時候,終於有個司機跟我聯繫了。”
   像王先生這樣加價打車的行為,也遭到不少人的質疑。“這不就是擾亂價格市場嗎誰有錢誰就能打上車”市民潘先生說,出租車本身是公共資源,價格也屬於政府定價,打車軟件是方便,“但你加50,我加100,不會使用打車軟件的人以後還能打上車嗎這豈不是破壞了打車的公平性”
   針對一些乘客通過手機打車軟件加價預約出租車的現象,西安市出租車管理處相關人士表示,打車軟件是一個新事物,管理處不反對、不鼓勵也不支持,但打車軟件的加價功能,對目前西安出租車的運價秩序是很大的破壞,違反了《西安市出租汽車條例》中的規定,“駕駛員必須依照計價器顯示金額收費”。該人士表示,如果駕駛員因為加價接單被乘客投訴,管理處會依據條例進行處罰。
  填寫虛假信息註冊也能收到乘客打車信息
   前不久,家住鳳城六路的張女屍用打車軟件打車時,順利叫到了一輛車,可下樓之後她發現,來接她的居然是一輛黑車。“顏色一看就不是正規出租車,我就沒上去。”
   那麼,司機在使用打車軟件時,資質會不會得到審核記者用手機下載了“快的司機”APP,軟件要求輸入使用的電話號碼,並輸入驗證碼驗證,之後要填寫司機的真實姓名、出租公司、資格證號和車牌號碼,記者隨便填寫了姓名和一家公司名字,資格證號輸入了一個六位數,車牌號以“陝AT”開頭,都是隨意編的數字,第三步讓上傳證件,但可以點擊“暫不上傳”。跳過之後,記者的手機就進入了“快的司機”,點擊“上班”後,手機就不斷接到打車信息,從1點55分開始接收到5條信息,兩條打車信息都是“加5元”。顯然,隨便輸入一些信息註冊,就能接到乘客的打車信息了。就快的打車的這一漏洞,昨日記者多次和其客服4000002666聯繫,但都因“無法接通”“坐席全忙”未能聯繫上,通過114也未能查詢到其他相關電話。
   隨後,記者又下載了“嘀嘀司機”APP,基本步驟差不多,第一步是電話號碼驗證,第二步要填寫基本資料,姓名、出租車公司、資格證號和車牌號碼,第三步需要審核身份,申請者必須拍攝自己的服務監督卡,在整個驗證過程中,無法跳過這一步驟,也就是說,必須有服務監督卡,才能申請成嘀嘀司機。
   嘀嘀打車負責西安市場運營的主管羅女士表示,他們對駕駛員的資格審查非常嚴格,駕駛員先在手機上提交資料後,還必須親自到西安市的幾個服務點去接受工作人員認證,之後才能使用軟件。“不去現場認證,光用手機是無法完成整個驗證過程的。”
   西安市出租車管理處表示,正是由於有些打車軟件存在駕駛員註冊過程中的一些漏洞,導致黑車有了可乘之機,給管理方打擊黑車帶來了很大難度。
   本報記者段曉寧
   打車軟件盛行,市民擔心——
   開車搶單易發安全隱患軟件越普及出租越難打
   浙江網友徐毅-Kaveri表示:“前幾天下班時候非常難打車,更是經歷過幾次打開門司機就問‘是你叫的車麽’,對我來說,至少目前我覺得‘想打車就必須裝個軟件’這種情況簡直就是在強姦乘客的權利。在無法改變出租車行業管理制度的情況下,打車軟件並沒有解決或緩解打車難問題,我認為反倒是加重了。”
   “說實話,我比較恐懼打車軟件。等它成為氣候,就不再是打車軟件‘有助於’打車,而是‘沒有打車軟件就無法打車’了。當司機放棄‘掃街’的‘低效’方法、在軟件上等著搶‘大活’的時候,你想打個二三十元的車估計都不好意思。”上海網友@迷走的情緒表示:司機一邊開車一邊搶活,有的司機還多部手機同時搶活,“司機這麼開車安全麽各種打車軟件在乘客面前,哪個更重要”
  >>相關鏈接
   深圳市客運管理局:今年上半年,全市1.5萬多輛出租車的車載終端系統將進行升級,由政府投資,屆時乘客可通過車載終端就能刷卡支付車資,司機也能通過該車載系統實現接單、接收訂單提醒等功能。
   上海市交港局:上海不會叫停打車軟件,而是希望打車軟件和出租車公司的電調平臺互相學習,提高用車需求與車輛的配對率,用市場化的手段來解決挑客、加價等問題。
   北京首汽出租公司:出租車司機在行駛過程中不能接打電話、發短信,禁止一切在手機屏幕上的操作,這是出租公司的要求,也是交通法規對所有機動車駕駛人的要求。
   沈陽市交通局:目前市場上的打車軟件是一種自發的市場行為,是為乘客和司機搭建的一個完全自由、鬆散的約車平臺,由於只對司機合法身份進行認證,而對車輛的合法性無法認證,更重要的是對加入平臺的司機無法建立相應的組織管理體系,不便於對其實施經營行為的監督管理。將在今年搭建全市統一的電話叫車平臺,同時也將把打車軟件納入到電招平臺進行規範管理,逐步引導市民打車由“路招”變為“電招”。綜合  (原標題:TAXI“加到40元時,終於有司機聯繫我了”)
創作者介紹

em14emog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